热词搜索电影在线观看2021sao48电影在线观看网址国产自拍在线观看电影世界体验卡电影福利网电影蜜蜂393电影在线观看国产私拍电影票房小牡蛎电影世界穿梭门新福利影院电影黑科技影院在线观看电影排行榜福利电影在线电影票房实时福利免费电影

        摊牌了,三部AI影视剧彻底暴露了这项技术的短板

        扔进去一段文字,拿出来一部电影。文生视频的时代似乎真的来了。

        日前,一部“完全由AI制作的开创性长篇电影”——《我们的终结者2重置版(Our T2 Remake)》在洛杉矶Landmark Nuart Theater首映。

        这部电影由50位AI领域的艺术家共同创作,不使用原片视频、配乐或对话,而是利用Midjourney、Runway、Pika、Kaiber、Eleven Labs、ComfyUi、Adobe等多个AIGC工具,耗时三个月制成。

        创作人员表示,制作这部电影的目的是,打破人们对AI电影缺乏艺术性的错误论断。值得一提的是,这部电影并没有得到版权方的授权,算是同人二创,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商业行为,其成片可在YouTube等平台免费观看。

        同样引起关注的,还有“全AI化生产流程”微短剧《白狐》的上线。

        《白狐》也是一部实验作品,剧本和视频均由AIGC工具生成,目前可在抖音观看。

        在动画领域,首部中国原创文生视频AI系列动画《千秋诗颂》已于2月26日在CCTV-1综合频道播出。

        如果说,以前AI对影视行业的影响多发生在幕后,是观众不可见的,那么现在《Our T2 Remake》《白狐》和《千秋诗颂》,代表着一些从业者正在试图推动AI颠覆影视行业,并首次以作品的形式直接送给观众检验。

        更耐人寻味的是,早在《Our T2 Remake》《白狐》还未发布时,它们所使用的技术就已经过时了,因为由Open AI研发的文生视频模型Sora问世了。

        Sora能够根据用户输入的一句话生成长达一分钟的视频,且视频流畅度和稳定性令人惊叹。当同类技术产品还停留在解决几秒钟视频流畅度难题的时候,Sora已经把竞争标准提升到了一分钟。

        所有人都明白,在这场文生视频的技术革命中,影视行业首当其冲,而Sora对影视行业的影响和范围比想象中还要大。

        好莱坞制片人、导演泰勒·派瑞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的公司原本计划耗资8亿美元新建12个摄影棚,但由于Sora横空出世,这一筹备四年之久的项目已被无限期搁置。

        狼来了的那一刻,有时就是这么粗暴且突然。

        AI影视1.0

        资本总是会寻找成本最低的做事方式,成本高度可控的AI影视剧诱惑力着实不小,尤其是全AI流程。但目前看来,星星之火还得再烧好一阵。

        看完《Our T2 Remake》和《白狐》的第一感受是:与它们相比,平时看不进去的烂片都眉清目秀了许多。

        视频流畅度可用“PPT级”来形容,画面的故事性也不连贯,谜一般的运镜给观众的眼球造成了极大负担……观影过程中的产生生理不适感,比极度风格化的文艺电影还要来得猛烈。

        两版《终结者2》对比:上图为原片,下图为AI版

        你能想象《终结者2》里,外形逼真的机器人开始枪战后,画风秒变劣质动画吗?你能想象影片中的人类,会散发出比机器人还机械的气质吗?你认为微短剧的受众,会接受一部全靠旁白讲故事的剧集吗?

        全AI实片的出现证明了:谈论AI影视蕴含的思想性还为时尚早,就算是适配人类观影习惯这样的最低要求,AI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即便是让人惊叹的Sora模型,也是初看时被其清晰度和逼真感所惊艳,但越看越觉违和。最惊艳的部分始终在“死物”(自然风光和人文建筑)上,动物的活动宛如慢放,连续性较差,且BUG不少。

        首先,Sora存在认知缺陷。Open AI在官网介绍中承认,Sora模型目前存在弱点,包括难以准确模拟复杂场景下的物理原理,也无法理解人类一些行为背后的因果关系。比如一个人咬了一口饼干,但饼干上并没有咬痕。再比如一个人在跑步机上运动,Sora可能会让他朝向相反的方向奔跑。

        其次,“活物”如何入画?Sora的处理犹如魔术师。比如,五只灰狼在碎石路上玩耍,Sora会让灰狼一只一只凭空出现,像是在表演一场大型魔术。

        第三,Sora对人类的行为认知较为狭隘。比如一个人过生日,身后的家人或通过鼓掌、或通过挥手致意的方式表达祝福,可见它认为“挥手致意”这个动作可在任何场合表达幸福和喜悦。

        一位CG概念设计师认为,Sora文生视频的真实度足以秒杀市面上任何一款软件,但细节缺乏可控性,这一硬伤让它离颠覆影视行业还有较长的距离。它更适合参与到影视制作中,为服化道组、演员乃至投资者提供示例,而非能直接用于成片制作。

        好莱坞导演戴夫·克拉克也在柏林电影节上表示,文生视频非常适合在较短时间内为制片公司制作剧本宣传片,让投资者直观感受故事的冲击力。

        因此,文生视频虽在技术领域取得了重大突破,但在应用上仍处于1.0版本,过去人们用ChatGPT辅助写剧本,用AI制图制作概念设计图和海报,现在则用文生视频做剧本和拍摄预览。

        全AI影视剧的时代,还没有到来。

        影视业的焦虑

        尽管存在诸多不足,但没有人会因此小看文生视频,它对内容行业带来的影响不言而喻。

        首先,内容业供大于求的格局会凸显。

        在业内人士眼里,文生视频会率先改变短视频的制作逻辑,而后是微短剧、长剧,最后才是电影。但这并不意味着长剧和电影在短时期内可以高枕无忧,通过文生视频进一步释放的短视频和微短剧创作活力,可能会进一步夺走观众的眼球。

        其次,版权问题成为达摩克利斯之剑。

        Open AI对Sora的产品介绍好像极为坦诚,不光阐述优点,也把致命的缺陷摆在了台面上,还向一些视觉艺术家、设计师和电影制作人提供访问权限,请他们共同改进这一模型,但唯独对视频的版权归属只字不提。

        电影《七天》的导演吴可嘉直言:不敢直接将文生视频加入作品,哪怕只是一小段。“如果有一天Open AI宣布所有生成视频的版权归它们所有,我该怎么办?”

        倘若想规避版权风险,又不在技术上被卡脖子,只能自行研发并积累技术。

        在百度2023年Q4及全年业绩会上,百度创始人李彦宏表示,百度已在文生视频等领域进行投资,并且会在未来继续投资。

        华策影视在面向投资者的互动平台表示,公司高度重视各类AI技术的研发和应用,对以Sora为代表的新兴AI文生视频技术平台保持密切关注。公司在2023年组建了AIGC应用研究院,自研的编剧助手、剧本评估、视频检索等功能已在内部应用或内测。通过对开源技术的学习吸收和消化,目前技术储备已可实现4秒时长的文生视频,但这些在AI领域的技术储备短期内不会直接贡献业绩。

        但众所周知,影视制片公司在技术上的投入与科技公司相比,完全不在同一量级。

        有趣的是,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两年前,影视行业制作端的技术迭代,让虚拟拍摄等技术成为逢会必谈的关键词。尽管正如陆川所说:当AI填补了技术的沟渠后,实际上比拼的就是创意。

        但那是一种理想状态。对影视行业来说,如果创意是核心,那么技术就是重要保障。影视公司不只是单纯的内容制作者和提供方,而且在拍摄端和消费端要有技术积累和相关经验。

        与之前不同的是,全AI流程制作因版权归属问题,影视公司面对的局面更为复杂,很可能最终形成一种吊诡的趋势:一边在生产端利用AI推进降本增效,一边被迫在技术端投入资金。

        在一本名为《这不是娱乐》的科幻小说中,主角利用超越时代的AI技术,步步为营,完成了对影视界制作公司和演员的利益捆绑,以一个圈外人的身份掌握了影视行业的话语权,并对其重新洗牌。

        现实可能不会像小说那样魔幻,但我们知道,在AI赋能影视业、文生视频对影视业利大于弊的主流论调下,一种恐慌和焦虑的情绪正在蔓延。


        相关推荐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