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热词搜索成人两性生活shadowsock已连接但不能用明星搞笑图片迅雷旧版本下载两性润滑油玲村爱里塌鼻子明星BT磁力搜索猫扑两性最强小说痴女系列明星召唤师迅雷5.8猫扑两性健康水野朝阳作品番号明星志愿3修改器迅雷网络两性养生水原乃亚明星大侦探第三季百度云兔子bt资源

          郑渊洁退圈:我输了,再见

          2021年,宣布《童话大王》停刊后,郑渊洁给孙女出了一道数学题。

          爷爷正在进行商标维权。已知有672个侵权商标,每个案件平均历时6年,最多只能同时维权8个,问,爷爷维权成功,需要多少年?

          孙女想了想,脆生生地回:“向天再借五百年。”

          五百年太晚,两年还未过完,这道题就有了答案。

          2023年4月18日,已经68岁的郑渊洁发布告别书,宣布告别长达21年的商标维权。

          他在这篇长文中写到,他至今仍坚持写作,但此后写出的作品包括已经写出的作品都永远不再发表,因为无法规避被侵权的风险。

          “我做了一件有生以来从来没做过的事情,就是认输。这个决定,不会再改变了。”

          01 维权与维权

          相似的剧情,之前也曾上演。

          2021年12月,郑渊洁在第495期《童话大王》上刊登了一篇特殊的文章:

          《郑渊洁挥泪写的一封信》。

          在这封信中,他写:“尽管我是写了几千万字童话作品的人,但提笔给商标写信,我依然感到童话都不敢这么写。”

          他点名了三家侵权公司,其中一家为“皮皮鲁牌猪皮肉”,包装纸上印着与皮皮鲁卡通形象十分相似的动漫人物;一家是“童话大王旗舰店”,售卖儿童服装;还有一家卖的是“舒克内衣”,在官网上明晃晃写着:《舒克与贝塔》是童话大师郑渊洁的成名作。

          郑渊洁称,这三个商标维权的时间加起来,足足32年。

          他只能选择暂停写作《童话大王》,全力以赴商标维权,直到672个侵权商标全部维权成功。

          《童话大王》杂志终刊号

          但就在他宣布停刊之后,成都又有一公司申请注册了“魔方大厦”啤酒商标,需要斗争的故事,变成了673例。

          他在2023年的告别书中写,“舒克”内衣商标历时19年,一直打到最高人民法院,终于宣告成功——他说,这也是他21年来,唯一要求民事赔偿的商标侵权案,他将得来的赔偿,全部捐给了中华慈善总会。

          至于这次“退圈”宣言的导火索,则是一家燃气设备阀门制造有限公司使用的“舒克”商标。

          目前,这个商标是维权过度还是维权困难还存在争议,最新的进展是,郑渊洁因此将国家知识产权局告上法院,4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联系了他,听取了他对商标维权的意见和建议。

          郑渊洁在微博上写:“等待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法公正判决。”

          再往前数,是2017年,他在高峰知识产权论坛发表演讲《原创七宗罪》,直言商标注册乱象,他问台下坐着的与会人员:

          “你们有谁能五分钟打开中国商标网登陆成功?不可能的。”

          郑渊洁晒出2021年税单证实其作品销量与知名度

          有人说,郑渊洁是中国被商标侵权最多的作家,郑渊洁却认为,“这说明我保护知识产权的能力没有其他作家强”。

          或者说,只有他如此执着。

          侵权、维权、起诉、争议,近些年来,在郑渊洁的生命中来回上演。

          2016年,他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简称美影厂)的版权纷争也曾引起舆论争议,那一年,他接连声讨了两家出版社。

          两家出版社的侵权情况雷同,均是出版了《舒克和贝塔》系列图书,且没有标注原著作者是郑渊洁。

          郑渊洁找上门去,对方称获得了美影厂的授权,一家出版社称,自己在出版时询问过美影厂,得到的回答是不需要署名原作者,动画片形象造型的改编权在自己手中。

          于是,郑渊洁不乐意了。

          郑渊洁于当年发布的微博

          1989年,郑渊洁曾和美影厂合作出品了《舒克和贝塔》动画片,曾是一代人的童年记忆。

          合作很愉快,美影厂也严谨地在每一集片头都标明了“根据郑渊洁同名童话改编”字样。

          但没过多久,童话破灭。

          从1996年开始,美影厂就因单方授权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舒克和贝塔》连环画与郑渊洁对簿公堂,结果是郑渊洁胜诉。

          郑渊洁称,按照当年合同约定,如美影厂将其拍摄的《舒克和贝塔》动画片用于开发销售动画片之外的衍生产品,需郑渊洁另行授权。

          而美影厂则认为,自己享有《舒克和贝塔》动画影片的著作权,美术形象也是自己的。

          此后30年里,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多次,直到2021年,郑渊洁再次声讨一家服装公司,未经他授权生产了“舒克贝塔”联名服装,对方的回应依旧是:经美影厂授权。

          郑渊洁在文章中写:“上海美影厂为什么不依法找见过钱、重情义、绝对不会狮子大开口的郑渊洁要授权呢?郑渊洁等了三十多年啊。”

          1996年《舒克和贝塔》连环画

          其为侵权出版

          郑渊洁这一生,何尝不是在构建一个童话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不平就要斗争,斗争带来争议,争议引发思考。

          他将自己的告别比喻为给读者的“最后一课”:“有了这样的事情,现在的孩子以后可能都会成为尊重知识产权的人。”

          02 鸟儿和虫子

          斗争,从郑渊洁儿时开始。

          小学二年级时,语文老师给他们出了一个命题作文,题目叫《我长大了干什么》。

          老师引导着孩子们填充这个梦想,比如成为科学家,或者艺术家、人民教师,全都光辉且伟大。

          郑渊洁却一笔一划写下:我要当掏粪工人。

          彼时,劳动模范时传祥的职业就是掏粪工人,所以他并没有觉得这个回答有什么不妥。

          但他也没想到的是,老师将他的这篇作文推荐到了校刊,顺利刊登,“从那天开始,我就产生一个错觉,这个世界上写文章就我写得最好,谁也写不过我。”

          后来,郑渊洁还在文章里写:“鼓励,能把白痴变成天才。”

          儿时郑渊洁

          没过多久,郑渊洁随父母前往河南接受劳动教育。

          在这里的临时小学,他又遇到一篇命题作文,《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之前的那场成功让他得意忘形,洋洋洒洒地写,“大概意思是你先弄清你是什么,你要是鸟,你早起就丰衣足食,如果你是虫子,你早起就有杀身之祸”。

          然后,他将作文题目改成《早起的虫儿被鸟吃》。

          老师看完,问他为什么这么写,他说完自己的想法后,老师更生气了,对他说了一句:

          “你这个是错误的思想,你这样想就很危险,最终的道路是进监狱。”

          监狱能不能进,郑渊洁不知道,但这个学校,他是再也不想进了。

          郑渊洁旧照

          郑渊洁上课爱走神,被老师抓住好几次。

          有一次,老师把他叫起来,让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一百遍“郑渊洁是全班最没出息的人”。

          郑渊洁一边说这句话,一边用手指掐着另一根手指的肉,一百遍说完,手指上被自己掐出了深深的血印。

          若干年后,他说:“为什么把这几栋楼房用围墙圈起来,前后左右坐满了同学,老师把听得懂的话往听不懂里说,把简单的道理往复杂里说就是学校呢?”

          在他看来,老师应该无条件地关爱每一个学生。

          这份关爱,不应该因为孩子的性格、外貌、家庭或者学习成绩而产生偏移,“老师每天干的事,就是滋养孩子的尊严、自尊和自信。”他认真地说。

          于是,为了报复这个羞辱他的老师,郑渊洁在课桌洞里拉响了炮仗,换来了一纸开除。

          事后,父亲郑洪升领着他去学校给老师道歉,但性质太过恶劣,没有一个老师愿意接收郑渊洁。

          父子俩垂头丧气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父亲对郑渊洁说:“没有关系,我在家教你。”

          郑洪升曾在石家庄高级步兵学校学哲学教育,后来在军校当教员。

          在学校受挫的郑渊洁,幸好获得了家庭的接纳,否则,他以后能成长为一个怎样的人,很难讲。

          而郑渊洁对父亲的隐忍和良苦用心,应该是懂的。

          03 为什么写作

          1970年,15岁的郑渊洁选择了参军,成为一名空军,负责维修歼6战机。

          当兵第五年,他回家探亲,突然觉得家里太舒服,不想再回部队。

          怎么拖延时间呢?他想到了装病。

          每次测完体温,他就偷偷搓体温计的表面,给温度搓到三十八、九度,医生怎么也查不出原因,他因此一直在家休养。

          某天,他路过父亲的书房,突然看到桌子上放着一封信,是一个战士的申请书:“郑处长,我想调到你们宣传处去专门写作。”

          这是郑渊洁第一次意识到,写作可以作为一项专职的职业。

          郑渊洁在部队时

          从部队转业之后,他在一家工厂管理水泵,工作内容是上班按一下按钮,下班再按一下。

          在此期间,他谈了恋爱。女朋友的父母瞧不上他的工作,继而也瞧不起他这个人。

          1977年,高考恢复,女朋友父母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让他去参加高考,改变命运。但郑渊洁自己心里明白,就他这样的水平,指定是个负学历。

          不去考大学,那就分手。

          多年之后,小读者问郑渊洁是怎么走上写作的道路的,郑渊洁回答说:“想让抛弃我的女友背后出谋划策的其父其母后悔。”

          郑渊洁与父母

          一开始,郑渊洁选择了写诗歌,写了百八十首,也认识了一些诗人。

          但和这些诗人聚会的时候,郑渊洁相形见绌:“他们打个嗝,都是一句很好的诗,是我一辈子写不出来的那种。”

          他想起一句话,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

          那几年,他写过小说,写过报告文学,还写过科幻,他列了个名单,一个个文学体裁试过去,倒数第二个是童话,最后一个是相声。

          彼时,中国仅有20位专业儿童文学作家,并没有给2亿小读者带来有足够影响力的作品。

          换句话说,这是一片可以大展拳脚的空白。

          郑渊洁曾发表的讽刺诗

          郑渊洁第一篇童话作品是《黑黑在诚实岛》,讲了一只爱撒谎的小蚂蚁的冒险故事。

          他把稿子投给了上海一家儿童读物出版社,两个月后,他收到了一封退稿信。

          “郑渊(出版社漏写了他的名字):你这个不叫童话,你不懂童话。”

          退稿信后面还附上了一份书单,里面多是安徒生和格林童话等作品,出版社还叮嘱他,读完这些书再写。

          “从那以后,我看见开书单的人我都特别深恶痛绝,我觉得那都是装蒜。”郑渊洁说。

          这边有眼不识泰山,另一边却柳暗花明。

          1979年,24岁的郑渊洁在杂志《儿童文学》上发表了自己这部童话作品。

          这一写,就一发不可收拾。

          到了1983年左右,最多的时候,郑渊洁同时在16家报刊写不同的连载。

          有关系好的编辑偷偷和他讲,说自家报刊自从登了郑渊洁的连载,发行量多了十万本。

          郑渊洁一听,立马找到主编,要求涨稿费,想从一千字三块钱,涨到三块一毛钱。

          主编的回答是:“你说是因为你的作品导致我们发行量上升,你怎么举证这件事?”

          他举证不了,他选择另辟蹊径。

          郑渊洁旧照

          1985年,郑渊洁创办了杂志《童话大王》,这一年,他30岁。

          “一本杂志,只登我一个人的作品,如果这个杂志发行量上去,那么我就可以和出版社讨价还价了。”

          他本来想着,只要能坚持3期,就算是这个大胆冒险的成功。

          第二年,他去参加一个在庐山举办的儿童文学界的会议,会上一位教授说,咱们这儿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一个人写一个月刊,“还说如果我能够写两年,他就把名字倒着写”。

          于是,两年之后,《童话大王》的销量突破了100万,后来,直到2021年停刊,《童话大王》坚持了36年,发行量超过了2亿册。

          自始至终,整本杂志的作者只有一个人,就是郑渊洁。

          《童话大王》历年刊物

          相关推荐
          频道推荐